大陸誠品生活>精采生活>本月焦點>特別企劃

本月焦點

特別企劃

Focus

行走的画卷:百变扇面,不离其宗

专访苏扇工艺大师 王健

▲制扇人 王健

江南生产折扇的历史,可上溯至南宋时期,元、明两代名家辈出,制作愈见精良。水磨玉骨折扇的问世,吸引不少名家在扇面上题诗作画及雕刻,苏州折扇由此形成精细雅致风格,尤其是“老矾扇面”,平整牢固,久用不裂,配以书画,既能消暑,又可欣赏。进入现代,风扇、空调等纳凉工具逐渐普及,大多数扇子也因此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,而苏扇却因其与文人书画紧密结合的特性而流传至今。

初夏,我们走访了 “听扇居”的主人,制扇人王健老师,听他讲讲这扇面上的故事。


留白:文人扇的广阔天地
苏扇在历史流变中主要分为三大类:团扇、折扇和檀香扇。团扇又分为宫扇和绢扇等,宫扇中融入苏绣、缂丝等工艺后,自成一种工艺品;另一种绢扇则是比较特殊的类别,由于扇面适合书画,其内容也就具备了无限拓展的可能性,艺术价值亦相对较高。真正上乘的绢扇,往往只留一片空白的扇面,交由文人去创作。檀香扇是后期出现的非常精巧的工艺品,有少部分檀香扇亦可书画,但留给后期创作的空间相对比较小。第三类是折扇,也就是我们“听扇居”主要的制作类型。


▲扇面书画

折扇也被称为“文人扇”,在历史发展中衍生出两种走向:一种将折扇后续的所有工艺全部完成,包括扇面绘制等,作为一种100%完成的商品来销售,部分工艺讲究的亦成为一种独特工艺品。但真正意义上的文人扇,扇面完全留白,作为文人书画创作的载体而存在,这才是文人扇的本质意义。因此,标准的折扇开合90至100度之间,目的是为了人们持扇时能够端正扇面,使旁观者更好地观赏扇面上的书画作品。

 

洒金:素白之上,更上一层楼
最基本的文人扇扇面是“素白面”,也称“市矾面”,矾是一种在制做扇面过程中使用到的一种矿物质。尽管“素白面”看起来都是一片空白,但其中等级分类非常严格,比如上乘的“老矾面”和“镜面”,都需要更严格的选料,并经特殊工艺处理,同样一片素白,但实际价值已经较普通的市矾面翻了百倍。上乘的扇面材质首先是要求好看、耐用,但最大的判别标准还是在于是否“宜书画”,是否给予文人更好的创作空间。


▲素白扇面

在优质素白面的基础上,扇面工艺还可以有很多扩展,洒金是其中最普遍的一种,亦可细分为很多形式,比如,“雨夹雪”(大片金箔与细小碎金组合)、“片金”(大片金箔居多,缀以小碎金)等,最常见的是“细金”,整个扇面均匀缀以细小碎金。比较特别的一种洒金方式叫做“格景”,比如,一边是“雨夹雪”式的洒金,适合写大字;另一边素白,适合作画,如此间隔。近两年,我们又研发了“双色金”,在同一扇面上展现两种不同色彩的洒金。洒金方式千变万化,但同样也离不开最基本的一条准则——宜于书画。

▲双色金扇面

▲片金扇面


泥金:烂锤如泥,以金入纸
比洒金更名贵的一种工艺叫做“泥金”,我们用十六年的时间复原了此系列工艺,如兰花泥金、鱼子泥金、龙鳞金笺、金花笺等,其中细节至今尚未公开,但保密的初衷确实并非牟利。在我们制扇行业里曾有过这样的先例:一种制作仿古效果的秘传工艺技法,在明代甚至更早之前,人们用这种技法来制作高品级的苏扇,直到八零年代,这种工艺公开并且大面积普及后,迅速成为“滥货”的代名词。你说这多可惜啊!一种工艺,在“秘传”阶段时,行业中人会向上竞争,一旦公开普及后,以牺牲质量为代价的价格战随之产生,向下竞争的态势迅速蔓延。因此,我个人认为,很多秘传技法的公开未必都是好事,我们可以采用带徒传授的方式传承更为合适。


▲泥金扇面

在几十年前,人们曾用“贴金”来勉强替代泥金,尽管外观也不错,可一旦落笔书画,贴金面就会显得黯淡,而此后复原的泥金扇面却恰好相反,尽管含金量远大于洒金和贴金,但扇面给人的观感却并不张扬,自带一种文人雅气,且落墨后,视觉效果反而愈发明亮。另一方面,从最基本的“易书画”的角度来考量这两种工艺:贴金的实质是金属面,材质本身并不吸水,着墨后,墨水自动收缩成一团,而泥金则是将金子烂锤如泥,砸入纸内,使金与纸完全融合,光泽质感出众之外,材质也同时具备了优良的吸水性,是真正的落笔无悔。

 

矾台:天时、地利、人和
扇面“宜书画”的特殊性能与制扇人的技艺高下、制扇工艺的难度分寸直接相关。制作一张素白扇面,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:矾台、裱台、折台,期间非常多的细小杂项,需要由数位大师傅领着十几个小徒弟合力方能完成。


▲裱台


▲折台

其中,矾台又分为头矾和套矾,分别控制扇面的防水和吸水性能。用矾比例的精准是此处成功的关键:用矾量过大,则扇面断裂;用矾量不足,则墨水将穿透扇面。套矾工艺对扇面是否宜书画和使用寿命起着最为至关的作用。唯有精准套矾,方能在书画时形成好看的墨晕。裱台则是将矾台后的数张宣纸裱在一块儿,大多数扇面是四层,也有七层、九层,粘成一张后,晾干。折台,顾名思义是将这些裱好的扇面纸张折叠收好。


▲矾台

以上三个阶段中,矾台主要控制吸水性与排水性之间的平衡,历来是制扇工艺中的一大难点,仅此一项,三年入门。某种层面上,裱台、折台可以理解为是技术活儿,但矾台不同,需要更多一些领悟能力,甚至还与人的性格相关。矾台中所使用的配方与当时的温度、湿度,甚至风向都紧密相关,一日之内,变化多端。这会让脾气稍急的制扇人不断处于加水或者加料的状态中,如此一天下来,水多半就会溢出,可如果性子太慢,又会出不了活儿,只有性情恰到好处,天时地利均占,才是制扇的好机缘。